欢迎光临陕西资讯  保存网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1 风花雪月早春壹号,拈花微笑梅岭茶缘
2  凤凰良品
安利被举报非法传销 ,商务部将严查
中国日报网商业频道 6月7日报道 在举报安利中国涉嫌传销种种乱象后,有十年安利“打拼史”的烟台人刘月映的丈夫李文很快得到了“回报”——被“扫地出门”:身为安利高级经销商的李文被除名。这意味着,“我们为安利拼死拼活奋斗了十年,最终落得两手空空。”
  此前,一起“挖地沟”(胶东用语,类似“挖墙脚”之意)事件已让刘月映愤而退出安利。据介绍,十年间刘月映和丈夫李文发展了包括王志恒——牟红岩——卞秀敏这户高级主任团队,整个团队的市场份额每年做到了一千多万。
  2008年,夫妻两人的年收入达到18万元,“加上年底一些奖金约有20多万”。
  但令两人没想到的是,卞秀敏竟被“挖地沟”挖走——卞带领自己的团队“转换部门”,另投他人。2008年12月,卞申请退卡,2009年2月,退卡申请生效。
  刘月映和李文夫妇由此收入锐减。“因为安利采取的是‘团队计酬’的模式,”刘月映介绍,“比如我发展了一个下线,下线的月销售额为2500元,我的销售额为5000元,那么下线只能领取2500元的9%,而我则可领取的是7500元的12%减去下线领取的佣金”,而且,如果下线人员能达到每个月八万的销售额,二人则可以拿到百分之四的“领导奖”——卞秀敏团队就达到了月销售额8万。”
  夫妇二人曾多次找安利相关负责人“讨说法”,并明确指出,卞秀敏“跳槽”属于违规,因为据安利公司《加强治理市场干扰的新举措》规定,卞秀敏退出李文刘月映团队后为12到24个月不能重新加入安利营销队伍,情节严重者将永久禁止进入,但实际上仅仅5个月后,卞秀敏即加入了同为烟台市场的申作振团队。
  不过尽管刘月映李文夫妻二人“据理力争”,但安利方面一直采取的是“安抚”策略,始终不予实质性处理。安利烟台分公司的调查结果则是,“(刘月映的)指控不成立”。
  “事实俱在,安利却睁眼说瞎话是因为团队计酬模式涉嫌传销。”刘月映认为。因为2005年9月2日公布的《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明确禁止团队计酬。比如,《直销管理条例》规定:“直销企业支付给直销员的报酬只能按照直销员本人直接向消费者销售产品的收入计算”,而《禁止传销条例》则将“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列入传销行为。
  刘月映告诉记者,2013年6月3日,在丈夫李文被安利山东市场部童主任通知“除名”后,她们曾质问童主任“原因”,童主任称其向媒体投诉、在论坛上发帖实名举报“伤害了(安利)公司利益”。刘月映反问,“你只维护安利公司的利益,我的利益怎么不维护?” 童主任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表示“安利公司随时愿意和你对话”。
  2013年6月5日,刘月映告诉记者,童主任来电称“下周北京来人对话”。“如果我的问题再解决不了,我将用我自己的方式维权到底。”刘月映表示。
  有市场观察人士分析,“如果刘月映的投诉成立,就坐实了安利的团队计酬模式确实存在,所以这件事情安利处理起来十分棘手。”
  事实上,安利中国采取的团队计酬模式可谓“公开的秘密”。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对此就曾明确指出,安利“采取了团队计酬的模式”,“实际上是不规范的直销企业”。
  而安利中国一直试图规避直销法规的约束。早在2003年,安利公司就规定每个经销商都与公司独立签约,也各自从当地店铺直接提货,在安利公司和消费者之间只有一个环节,即安利经销商。但不为公众所知的是,在经销商这个环节却又暗藏着20个子环节,这就是安利经销商的20个层级。每个经销商都隶属于某个团队某个更高级的经销商,这20个层级的安利经销商总计可以拿到20项佣金。安利20层经销商的奖金播出率总计达到了税后营业额的54.3%,实际上远超直销法规明确规定的“佣金封底在30%”的标准。
  而在安利公司内部,其奖金制度包括九种十二项:个人销售佣金奖、市场开拓奖金、领导奖金、红宝石奖金、深营销总监、全球政策咨询委员年终奖金等。在这九种十二项奖金中,安利公司只向国家商务部报备了市场开拓奖这一项,将这一比例规定在27%,也是为了规避《直销法》所规定的30%上限。
  刘月映没认识到的是,安利的直销模式通过公司与经销商的绝缘隔离,本身就纵容经销商使用不正当竞争手段。2012年8月《中国经营报》的一篇报道就指出,安利“是在开历史的倒车”。以安利为代表的多层次直销,把现代化商业的高效大规模运作逆转为每个人单独的销售运作,营销效率大大降低,营销成本大大增加,但营销成本的巨增却不需要安利公司承担的,而完全由营业代表自己承担。
  同样地,上级营业代表可以有效地将成本转嫁给下级。当一个经销商的团队规模10倍、100倍的扩张的时候,他个人需要承担的营业成本根本不会同比例的增长,因为每个下级营业代表都要自己负担自己的营销费用,而同时上级却还可以拿走下级利润中的一大块。
  由此便不难理解,直销公司何以能够长期存在。那是因为从上到下成本的成功转嫁——风险完全转嫁给了下级,下层的营业代表必须不断地更换,才能保证高阶享受低风险高收益。下级的营销成本会几十上百倍的急剧上升,要想通过销售产品来弥补成本,事实上已经毫无可能。因此,绝大部分底层是必然要赔钱的,最后绝大部分人做不下去,离开也是必然。
  此外,安利的营业代表并非安利员工(如果是员工,则按照劳动法,安利就必须为他们买福利、社保),而都是独立经销商,这在法律上意味着安利公司不必对经销商的行为负责。
  所以安利公司在公开场合非常低调,而许多安利直销员却在前方吹牛。安利公司对于这些所有夸大宣传的态度是绝不公开承认,但也绝不辟谣,公开承认很容易被人抓住把柄,要负法律责任;公开辟谣则安利人无法再造谣,对销售不利。
  耐人寻味的是,在广受质疑的同时,安利的“中国式”直销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据公开报道,中国已成为安利全球最大市场,2012年销售额达到271亿元人民币。“安利(中国)创下了安利全球市场的多个‘第一’,并使‘中国经验’成为其他市场效仿的样板。”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副局长孙鸿志,在全国工商系统创建“无传销城市”现场会上表示,在新形势下强化打击传销的策略,一手要坚持打早打小,根据群众举报线索,对传销“萌芽”露头就打,防止传销组织坐大成势;一手要狠抓大要案件,以“破大案、挖源头、捣窝点、摧网络”为主攻方向,通过与公安等部门密切配合,依法严惩传销组织者、领导者,有效震慑犯罪。
  另据新华社2013年6月3日报道,国家工商总局、公安部、中央文明办、中央综治办、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教育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商务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监会12个部门,决定即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3个月的打击传销执法行动,这也是历年来参与部门最多,规模最大的一次专项行动。
  本网将持续对刘月映实名举报安利涉嫌传销一事,进行跟踪报道。
记者验证
关闭